开盒科普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产后护理 / 正文

黑夜里我只想和你做爱

(2019-10-13) 产后护理
    那天夜里听见自己急促的喘息,声音仿佛沙漠仙人掌体内流动的水般悦耳。像是一头饥饿的母狮,悄悄的接近猎物,瞄准、咬下,然后一口一口慢慢享受舔舐鲜血的快感。

   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与男友以外的男人做爱了。

    在他疯狂的吻里,我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那种满足与其说是纯粹感官式的解瘾,毋宁是得到狂野释放后的心灵解脱。

    “让我看你的眼睛。”我不知道他想看出什么,在如此昏暗的房间里,我们只是进行着一次又一次的挑逗仪式,用肢体、用语言。

    但我还是听了他的话,乖乖的把眼睛凑上去,让他用手拨开我额前的发,黑色发亮的眼珠定定的看进来。他看到了什么吗?突然感到一阵心虚。

    “嗯,你……”

    “什么……”我用极其温柔的语调,掩饰怕被看穿的无助。

    “很漂亮……”

    “是吗?”我说,松了一口气,继续深夜里的狩猎行动。

    第一次碰到这个男人是在一个吃饭的场合,正在说话的一转眼,瞥见他温柔的眼神。那眼神竟让人感到熟悉,仿佛多年以前,一个极其神秘的夜晚。

    后来有机会和男人去旅行。热带、海洋、沙滩、酒吧、烟、车钥匙、满天星斗、奔跑中牵起的手、强壮的臂膀、吻,一系烈浓烈的味道组成狂暴的夏日旅程。在最不愿意清醒的时候被问到:“你想清楚了吗?”,却无法结束多年前那个神秘夜晚的诅咒。

    诅咒生效的那天,一切都将走向毁灭。

    “你有没有一点点、一点点喜欢我?”我问,喜欢看他因情感与理智挣扎、生理与心理剥离而痛苦纠结的眉。喜欢折磨他,因为我知道他心里一直有另一个女孩,而我只是要执行这个残酷的仪式。他不会假装,我也学不会演戏,但好像我们一起完成了这出剧。

    我们做爱,我们聊天,我们努力不爱上对方。

    直到那天,浓烈的酒精,破坏了原有呼吸浓度和心跳速率。

    狼狈的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大漩涡里面,多年前那个神秘的夜晚与这天的夜色调和翻转,一个失神就跌了进去,怎么也爬不出来。

    “我爱你。”似乎有这么一句话,在意识模糊时从嘴里滑出。那是一句咒语,能让天地毁灭,但我还是说了。“你有没有一点点、一点点喜欢我?一点点就好……”我没有哭,多年前的那个夜晚泪水早已用尽。

    房间里有微弱的光,而我看见他的眼睛,那是一双背叛的眼睛。一切如我所愿。我只是像猫咪一样,靠在他的脸庞,最后一次复习被胡渣刮痛的快乐。

    酒醒后除了满手臂的伤痕,没有其他记忆,或是任何心痛的感觉。

    但我知道,一切即将结束,用最快速的方式,毁灭。

热门文章
最近更新

关于我们 - 渠道合作 - 帮助中心 - 招贤纳士

营业执照 冀ICP证156326号 冀ICP备121229 网络备案编号:2125658 资字 7236225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  2012-2019   www.Lishangbz.com   版权所有